挪威血案与欧洲极右翼之忧

发布时间:2020-09-09   转载请注明:http://bengalsfanproshoponline.com/ouzhoujushi/2020/0909/332.html 
字号:

  

挪威血案与欧洲极右翼之忧

  在右翼潜流渐成气候时,也会出现布雷维克这样极端分子。在他看来,主张开放、包容的工党长期执政,对穆斯林过于温和,对挪威的社会价值造成损害,因此他的袭击目标很明确,炸政府大楼,是为了“惩罚”现在的工党执政者,而袭击于特岛的工党夏令营,则是杀戮工党年轻的积极分子,也就是杀戮工党未来的精英。他这样的疯狂之举,虽然可能是个人行为,但也应该放在欧洲非主流的极右翼力量崛起、对抗主流文化的背景下去看待。

  最近十年来,由于巴勒斯坦问题、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非洲的动荡,大批穆斯林移民欧洲,而福利好、社会稳定的北欧如瑞典、挪威,更是很多移民向往之地。挪威目前有移民约55万人,占总人口11%,前五位移民分别是波兰人、瑞典人、巴基斯坦人、伊拉克人和索马里人。在挪威和欧洲其他国家右翼看来,这些移民中,穆斯林不认同欧洲文化,自成体系和社区,仿佛“国中之国”,对欧洲文化价值是个“威胁”。所以近年来欧洲右翼以反穆斯林为主,民粹主义的政治家也相当活跃。出现经济危机时,以经济借口反对穆斯林移民(也排斥其他移民,如去年的驱赶罗姆人),没有经济问题(如挪威目前没有受经济危机影响,几乎没有什么失业的人)时,也以文化为借口排斥移民和外来文化。

  另外,从这次血案中,人们应该有个警醒。在欧洲开放的主流背后,极右翼的潜流绝对不能忽视。文化融合和人权自由,虽然是人类发展的长期趋势,但在短期内必须要注意防止出现逆流,更要防止出现极端分子。

  几十年来,欧洲总是以融合、包容、和解等形象,向人们展示出一幅现代文明的图景。不仅欧洲联合取得了欧盟这样的成果,而且在人权、自由和文化多元方面,的确有了长足的进展。然而在这样的主流下面也时常出现逆流,一种对自身文化优越感而导致的傲慢情绪,也不断在欧洲蔓延,遇有移民问题和外来文化时,便表现为强烈的排外主义。这种思潮,从意大利到挪威,从法国到俄罗斯,都有不同程度的存在,让人不容忽视。

  不过从欧洲政坛来看,主流还是主张多元的,所以极右翼还取得不了政权(奥地利的极右分子曾短暂掌权),不能从制度上排外,所以更多是采取制造暴力事件来表达,同时也相互联系。欧洲警方就发现挪威、瑞典、德国和俄罗斯的右翼分子经常相互联系。

  显然,布雷维克是个土生土长的极右翼分子。过去几天发现的证据更加证明了这一点。好在目前虽然他自己声称过“有组织”,但警方还是认定布雷维克是个独狼,如此残酷杀戮乃是他个人行为。然而即便是个人行为,但仍引起人们警觉,尤其是在近乎“世外桃源”的挪威,都能发生这样的惨剧,人们的确应该反思,祥和宁静的北欧,乃至整个繁荣和平的欧洲,极右翼势力已经发展到哪一步了?

  7月22日,当挪威首都奥斯陆政府大楼发生爆炸、于特岛发生枪手屠杀的消息传来时,估计不少人的第一反应是:这可能是穆斯林极端分子干的,背后可能还有基地的影子。

  不过,全世界很快就清楚了,制造这血案的是一个32岁的挪威白人男子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而他炸政府、枪杀同胞造成几十条人命案的目的,是为了“拯救欧洲,避免欧洲陷落到穆斯林手中”。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山西企业培训
陕西国际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