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纬36°|欧洲又一个极右翼政党崛起这次是在西

发布时间:2020-09-09   转载请注明:http://bengalsfanproshoponline.com/ouzhoujushi/2020/0909/286.html 
字号:

  

北纬36°|欧洲又一个极右翼政党崛起这次是在西班牙

  去年6月,工人社会党在议会发起对人民党的不信任案,导致人民党领导人、首相拉霍伊(右)下台,随后工人社会党领导人桑切斯(左)获权组阁出任首相。

  其实,2015年大选已经打破了两党独大的局面,西班牙政治版图呈现碎片化,给了极右翼政党“民声”运动日后趁乱崛起提供了条件。而2017年10月爆发的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事件,则成为扰乱西班牙政局的又一重要因素。

  其实,这次选举前,首相桑切斯就曾警告民众,必须提防极右翼政党,切勿重现两周前芬兰议会选举的结果。彼时,极右翼的芬兰人党在选前民调中排名第五位,并不被看好,但结果这个民粹主义政党的得票率却名列第二位。

  去年6月初,桑切斯宣誓就任西班牙首相。11个月后的今天,摆在他面前的将是一个艰难的组阁历程。

  好在工人社会党勉强保住了安达卢西亚地区议会第一大党地位,而右翼的人民党位列第二,中右翼的公民党排在第三。从这一政党格局来看,此次西班牙国家议会选举,成了去年底安达卢西亚地区议会选举的翻版。

  如今,极右翼政党“民声”运动成为40年来第一个进入西班牙议会的极右翼政党,西班牙成为继荷兰、德国、奥地利、意大利等国之后,又一个极右翼政党崛起的欧洲主要国家。

  初步计票结果显示,现任首相桑切斯领导的传统大党、左翼的工人社会党,以28.7%的得票率位居第一,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以此推算,工人社会党预计将拿下众议院123个席位,超过2016年选举获得的84席,但仍然必须寻求与其他政党联合组阁。

  去年12月,西班牙南部的安达卢西亚地区举行议会选举,当时“民声”运动便首次突破5%得票率这一进入议会的门槛,40年来首次进入地区议会,而这也成为其如今敲开国家议会大门的基础。

  这次议会选举,是西班牙四年来举行的第三次大选。在2015年议会选举之前,西班牙政坛长期保持着右翼的人民党与左翼的工人社会党轮流坐庄的格局。作为两大老牌政党,人民党是弗朗哥时代结束后成立的首批政党,而工人社会党资格更老,至今已有140年历史。

  这次议会选举的结果,进一步坐实了西班牙碎片化的政治格局,而这种趋势近些年来在荷兰、德国、奥地利、意大利等欧洲国家轮番上演,极右翼政党崛起成为最显著的特征。

  28日,欧盟重要成员国之一西班牙举行议会选举,超过3600万选民将选出350个众议院议席和208个参议院议席。这是西班牙自1975年民主过渡以来举行的第14次议会选举,也是近4年来举行的第3次议会选举。

  以2008年议会选举为例,当时工人社会党得票率为43.9%,人民党为39.9%,两党牢牢掌控着西班牙政坛主导地位。此后,2008年至2011年间,工人社会党主政西班牙,但悲催的是,赶上了2008年金融危机和2009年欧债危机。

  去年6月,工人社会党抓住执政的人民党爆出腐败丑闻的机会,在议会发起不信任案并获通过,人民党领导的联合政府下台。根据西班牙宪法规定,递交不信任案的政党在执政党下台后自动获得执政权。当时在众议院仅占84席的工人社会党因此组建少数派政府,桑切斯出任首相。

  2015年12月议会选举后,人民党虽位列第一,但得票率也不过才28.7%,而且还不愿与第二大党工人社会党组建大联合政府,最终该党与其他党派,以及其他党派之间联合组阁等方案均未能成行。

  这次西班牙议会选举的最大焦点,是该国极右翼政党“民声”运动异军突起。该党以10.3%的得票率成为第五大党,而且超过进入西班牙议会所需5%得票率的门槛,首次跻身西班牙政治核心圈。

  工人社会党的老对手、西班牙政坛另一传统大党、右翼的人民党在此次选举中遭遇惨败,得票率仅为16.7%,虽然保住了议会第二大党地位,但这一战绩较2016年选举时33%的得票率相比,几乎腰斩。

  两场危机叠加,导致西班牙经济严重衰退,失业率高企,以至于不得不采取紧缩政策,还与意大利、希腊、葡萄牙和爱尔兰几个同样深陷危机的国家一起,被称为“欧猪五国”。经济危机成为深刻改变西班牙政治版图的一大重要因素。

  好景不长。今年2月,工人社会党政府起草的2019年预算案因左翼色彩过于浓厚,而未能获得议会通过,导致不得不提前大选。预算案被否一事,则关联西班牙政坛反对加泰罗尼亚独立于支持其独立两派政治力量的角力。

  红色为工人社会党,蓝色为人民党,橘黄色为公民党,紫色为“我们可以”,绿色为“民声”运动。

  此外,中右翼的公民党以15.8%的得票率跃升为第三大党。左翼民粹政党“我们可以”则遭遇挫折,得票率仅14.3%,丢掉第三大党地位。而在2015年议会选举时,当时成立仅一年的“我们可以”得票率达20.7%,彼时作为第二大党的工人社会党得票率也不过才22%。

  从西班牙的结果来看,虽然极右翼的“民声”运动成功上位进入国家议会,但其实际得票率和所获议席数,都较选前民调预测的结果有所降低和减少。但是,“民声”运动的崛起已是不争的事实,而且这个苗头去年底就已显现。

  由于西班牙宪法规定,议会选举后两个月内必须完成组阁,否则将重新举行大选。结果2016年6月西班牙再度举行议会选举,同样出现了半年前的结果和僵局,最终在工人社会党“点头”之后,人民党组建了少数派政府。

  自从1975年西班牙独裁者弗朗哥去世,1970年代末期西班牙建立议会民主制以来,极右翼民粹主义政治势力在这个国家蛰伏了40年。期间,欧洲多国曾出现过民粹主义政党回潮,但西班牙一直对此比较抗拒。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山西企业培训
陕西国际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