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旗银行高层变动华尔街迎来第一位女CEO

发布时间:2020-09-15   转载请注明:http://bengalsfanproshoponline.com/guojiyiqing/2020/0915/566.html 
字号:

  事实上,在弗雷泽来到花旗的这16年里,她也的确都在各项业务上表现出了非凡的能力。初来乍到之时,她便开始负责花旗在危机期间的战略转移及并购事物,然后接管了花旗的私人银行业务,直到去年又出任总裁及全球消费者零售银行业务主管,对集团深陷困境的抵押贷款部门做了大刀阔斧的全面改革。此外,她还做了四年花旗集团拉丁美洲地区的管理负责人。 “我和弗雷德共事了多年,她能接替我的工作,我感到很自豪,凭她的领导力、价值观及工作经验,我知道她一定会是一位非常出色的首席执行官。”高沛德在9月10日发表声明说。弗雷泽的晋升赢得了一众华尔街高管的热情赞誉。高盛的首席执行官苏德巍(David Solomon)在Instagram上写道:“恭喜@花旗的新一任首席执行官简•弗雷泽,作为首个美国银行巨头的女性掌门人,她是一位了不起的先驱。”(他还在公司的同僚中为她喝彩,而那正是弗雷泽的职业生涯开始的地方)。去年,高沛德在《财富》杂志举办的首席执行官倡议论坛上说:“此前,人员的有机构成及其可持续发展状况一直是我们公司的短板……我认为我们对女性和少数族裔进入职场已持包容态度,但还未能创造出一种环境,可以为有志在此工作的人们提供可持续发展的图景。”(财富中文网)这位爱丁堡出身的高管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金融衰退的严峻情形下临危受命,在监管银行的相关应对措施、指挥业务发展方向等方面做出了重大的努力。“越是在这样的特殊时期,人们就越会寻求那些有领导力的人的指引——女性也能做到,她们同样具有这样的魄力。”弗雷泽在5月告诉《财富》杂志的记者齐尔曼。“也许在某些方面,我确实更敏感脆弱,更多地从人性方面考虑问题,而我的一些男同事对此则不以为然,但我丝毫不觉得这是软弱或优柔寡断的表现。” 在高沛德的领导下,花旗还为增加集团高管内部的“多元化”设定了目标:当前的目标是到2021年年底,在全美“董事总经理级别的副总裁助理”职位中至少有40%的女性,8%的黑人。这次花旗的人事变动既是史无前例,又是意料之中。从去年10月开始,高沛德就把弗雷泽钦定为了自己的二把手,一路提拔她当了花旗集团的总裁及花旗的全球消费者零售银行业务主管,传位意图十分明显。弗雷泽的晋升赢得了一众华尔街高管的热情赞誉。高盛的首席执行官苏德巍(David Solomon)在Instagram上写道:“恭喜@花旗的新一任首席执行官简•弗雷泽,作为首个美国银行巨头的女性掌门人,她是一位了不起的先驱。”(他还在公司的同僚中为她喝彩,而那正是弗雷泽的职业生涯开始的地方)。美国银行的首席运营官兼高管凯茜•贝森特也在推特上表示了祝贺:“这既是花旗公司的好消息,也是全世界妇女的好消息!一个伟大而喜人的时刻。”贝森特本人也在去年富国银行(Wells Fargo)物色新的首席执行官时成为候选,打破了职场的性别天花板。花旗集团的董事长约翰•杜根也称赞弗雷泽“在各种业务范围和不同地区中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并表示董事会“对她非常有信心”。他认为,弗雷泽的战略思考能力及业务经营能力都很出色,她可以将两者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促进公司长远进步。高沛德本人是在2012年上任首席执行官一职的,当时的花旗集团仍然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余威中挣扎,高沛德在9月10日表示,他“以花旗的过去八年为傲”。“这八年,我们完成了金融危机后的转型,变成了一个更简单、更安全、更强大的银行。” 花旗集团的董事长约翰•杜根也称赞弗雷泽“在各种业务范围和不同地区中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并表示董事会“对她非常有信心”。他认为,弗雷泽的战略思考能力及业务经营能力都很出色,她可以将两者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促进公司长远进步。在高沛德的领导下,花旗还为增加集团高管内部的“多元化”设定了目标:当前的目标是到2021年年底,在全美“董事总经理级别的副总裁助理”职位中至少有40%的女性,8%的黑人。去年,高沛德在《财富》杂志举办的首席执行官倡议论坛上说:“此前,人员的有机构成及其可持续发展状况一直是我们公司的短板……我认为我们对女性和少数族裔进入职场已持包容态度,但还未能创造出一种环境,可以为有志在此工作的人们提供可持续发展的图景。”(财富中文网)美国银行的首席运营官兼高管凯茜•贝森特也在推特上表示了祝贺:“这既是花旗公司的好消息,也是全世界妇女的好消息!一个伟大而喜人的时刻。”贝森特本人也在去年富国银行(Wells Fargo)物色新的首席执行官时成为候选,打破了职场的性别天花板。弗雷泽在9月10日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她接管花旗集团之后,首要任务是“投资集团的基础设施,进行风险管理,并采取一些管控措施,确保花旗能够以安全稳定、合理合法的方式运营,为客户提供卓越的服务。”花旗集团发言人说,弗雷泽在发表声明后没有立即接受采访。事实上,在弗雷泽来到花旗的这16年里,她也的确都在各项业务上表现出了非凡的能力。初来乍到之时,她便开始负责花旗在危机期间的战略转移及并购事物,然后接管了花旗的私人银行业务,直到去年又出任总裁及全球消费者零售银行业务主管,对集团深陷困境的抵押贷款部门做了大刀阔斧的全面改革。此外,她还做了四年花旗集团拉丁美洲地区的管理负责人。但从那以后,高沛德一直致力于改善公司的性别秩序,并(在一些股东的压力下)解决公司的薪酬不平等问题。今天,在直接向他汇报工作的16人中,有6名女性,花旗集团董事会的性别比例也几乎均等。弗雷泽加入董事会的决定生效后,集团高管中的女性占比就达到了47%,并且有19%有着银行所称的“多元化身份”。这位爱丁堡出身的高管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金融衰退的严峻情形下临危受命,在监管银行的相关应对措施、指挥业务发展方向等方面做出了重大的努力。“越是在这样的特殊时期,人们就越会寻求那些有领导力的人的指引——女性也能做到,她们同样具有这样的魄力。”弗雷泽在5月告诉《财富》杂志的记者齐尔曼。“也许在某些方面,我确实更敏感脆弱,更多地从人性方面考虑问题,而我的一些男同事对此则不以为然,但我丝毫不觉得这是软弱或优柔寡断的表现。” 作为美国第四大银行,目前花旗集团的年收入高达1030亿美元,位列2020年《财富》美国500强第31名。近年来,《财富》美国500强上的女性首席执行官的数量虽然不多,但却也在逐渐增长,算上下周的变动(琳达•兰德尔接手高乐氏),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38名。如果一切顺利,弗雷泽很有可能会在明年成为《财富》美国500强中的第39位女性首席执行官,再破榜单纪录。花旗银行于9月10日宣布,现任首席执行官高沛德(Michael Corbat)将在明年年初退休,届时该职务将由业务主管简•弗雷泽接任,此举也同时打破了华尔街多年以来“首席执行官只能是男性”的不成文规定。据《财富》杂志的记者克莱尔•齐尔曼在2019年的报道,过去十年间,虽然也有很多女性高管在华尔街占据一席之地,但迄今为止,历史纪录上尚未出现一名女性首席执行官执掌过华尔街的大银行。弗雷泽在9月10日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她接管花旗集团之后,首要任务是“投资集团的基础设施,进行风险管理,并采取一些管控措施,确保花旗能够以安全稳定、合理合法的方式运营,为客户提供卓越的服务。”花旗集团发言人说,弗雷泽在发表声明后没有立即接受采访。尽管所有大型银行都在努力使自己的高级职位不再受男性支配,但弗雷泽的晋升还是突显了在高沛德任职期间,花旗的职业性别观转变得尤为出色。高沛德刚成为首席执行官时,向他汇报工作的人中只有一名女性,即他的办公室主管。2013年年初,在高沛德对花旗集团进行首次重大改组后,直接向他汇报工作的13位高管都是清一色的男性。记者在当时为《美国银行家》(American Banker)撰写的报道中提到:“男性主导一直是大银行高管组成的传统,而花旗集团尤为突出:在该集团执行委员会的24名成员中,目前只有一名女性。” 花旗银行于9月10日宣布,现任首席执行官高沛德(Michael Corbat)将在明年年初退休,届时该职务将由业务主管简•弗雷泽接任,此举也同时打破了华尔街多年以来“首席执行官只能是男性”的不成文规定。据《财富》杂志的记者克莱尔•齐尔曼在2019年的报道,过去十年间,虽然也有很多女性高管在华尔街占据一席之地,但迄今为止,历史纪录上尚未出现一名女性首席执行官执掌过华尔街的大银行。这次花旗的人事变动既是史无前例,又是意料之中。从去年10月开始,高沛德就把弗雷泽钦定为了自己的二把手,一路提拔她当了花旗集团的总裁及花旗的全球消费者零售银行业务主管,传位意图十分明显。尽管所有大型银行都在努力使自己的高级职位不再受男性支配,但弗雷泽的晋升还是突显了在高沛德任职期间,花旗的职业性别观转变得尤为出色。高沛德刚成为首席执行官时,向他汇报工作的人中只有一名女性,即他的办公室主管。2013年年初,在高沛德对花旗集团进行首次重大改组后,直接向他汇报工作的13位高管都是清一色的男性。记者在当时为《美国银行家》(American Banker)撰写的报道中提到:“男性主导一直是大银行高管组成的传统,而花旗集团尤为突出:在该集团执行委员会的24名成员中,目前只有一名女性。” “我和弗雷德共事了多年,她能接替我的工作,我感到很自豪,凭她的领导力、价值观及工作经验,我知道她一定会是一位非常出色的首席执行官。”高沛德在9月10日发表声明说。作为美国第四大银行,目前花旗集团的年收入高达1030亿美元,位列2020年《财富》美国500强第31名。近年来,《财富》美国500强上的女性首席执行官的数量虽然不多,火爆中关村国际美食节开始啦好吃好看好玩但却也在逐渐增长,算上下周的变动(琳达•兰德尔接手高乐氏),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38名。如果一切顺利,弗雷泽很有可能会在明年成为《财富》美国500强中的第39位女性首席执行官,再破榜单纪录。高沛德本人是在2012年上任首席执行官一职的,当时的花旗集团仍然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余威中挣扎,高沛德在9月10日表示,他“以花旗的过去八年为傲”。“这八年,我们完成了金融危机后的转型,变成了一个更简单、更安全、更强大的银行。” 但从那以后,高沛德一直致力于改善公司的性别秩序,并(在一些股东的压力下)解决公司的薪酬不平等问题。今天,在直接向他汇报工作的16人中,有6名女性,花旗集团董事会的性别比例也几乎均等。弗雷泽加入董事会的决定生效后,集团高管中的女性占比就达到了47%,并且有19%有着银行所称的“多元化身份”。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山西企业培训
陕西国际体育